字如其人 笔墨画心

作者: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04-20

“书,心画也。”人与字,字与人,二而一,一而二,如鱼水相融,见字如见人。字如其人,笔墨画心,笔墨之间,本足觇人气象。

提按徐疾 虚实相生。点横撇捺见精神,点者,字之眉目,全借顾盼精神,有向有背,横竖者,所贵长短合宜,坚实有力。

撇捺者,字之手足,伸缩异度,变化多端,要如鱼翼鸟翅,有翩翩自由之状。弯钩挑剔者,字之步履,欲其深实……书家写横先左而后右,写竖先上而后下。

黑与白、轻与重、提与按、徐与疾、生与熟……都是辩证统一,虚实相生。

同理,做人要有轻有重,处事要有缓有急,处世要能屈能伸,虚虚实实。

中和之道 过犹不及。法在笔法上,讲求“藏头护尾,力在字中”,做人就要“刚柔共济”;笔法上要“入木三分,力透纸背”,做人要脚踏实地,一步一个脚印;用笔上要“藏露互见,方圆并备”,做人要能上能下,能屈能伸;结字上,讲求“重心平稳”,做人就要稳重,不要轻浮;结字要“点画呼应,顾盼有情”,做人要讲信任,和睦相处,即“同志信,夫妻情,家庭和”……这些都体现着中国传统的审美观——“中和美”,体现着中国传统的道德观——“和为贵”。中和之道”,字如此,人亦如此。年少的我们,总是急于展示自己,锋芒毕露。“弓满则斩,月满则缺。”喝酒,欠一杯就好,多一杯,就会丑态毕露。

平淡本色 切莫忘形。孙过庭在《书谱》中说:“初学分布,但求平正;既知平正,务追险绝;既能险绝,复归平正。”这段精辟的论述,不仅揭示了学书的哲理,而且还讲出了人生道理。一个人不要迷于帝乡厚禄,迷于绚烂,字不要过于巧,巧过了头就俗,字要求变,但不能求怪,书也好,人也好,不必“锦上添花”,要平淡,要自然,做书做人,贵在自然,不怪。启功先生曾撰联:“立身苦被浮名累,涉世无如本色难。”一个人功成名就了不要“得意忘形”。一个人失意跌倒了,也不要自卑,不要“失意忘形”。

一个人得意也好,失意也好,宠辱不惊,去留无意,平淡自然。

相关附件: